外省人,中國難民,你們到底有為臺灣做過什麼??

外省人愚蠢的提升臺灣人素質,搞了日本人沒給的九年國教,讓臺灣人生而自由平等!

外省人荒謬的拿獎學金給臺灣人出國留學讀博士博!

笨笨的外省老兵,當時有槍有砲,在臺灣可以燒殺擄掠,可你們選擇犧牲生命,抵抗中共血洗臺灣!讓自己被像養流浪犬ㄧ樣「圈養」在簡陋的眷村!

笨蛋的外省人,搞土地改革,直接就可以把土地發給外省人,外省豬卻讓百分百的窮困農民變成地主!(小編補充:: 現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有些就是當年的大地主後代,多少會不爽祖先土地被強迫分給死農民。)

替臺灣奉獻一生的外省人
替臺灣奉獻一生的外省人

六十年前那時的報紙求職欄!常常可看到「徵捆工十名,外省、客家人免」。而笨死的外省人卻引進資金,技術與人力,設置加工出口區,製造臺灣人就業機會,奠定了我國輕工業基礎!

可惡的外省人!呼籲傑出留美華人放棄高薪來臺灣貢獻,騙來了—李國鼎,孫運璿、趙耀東等人。這些外省豬奠定臺灣人穩定的經濟政策,製造外國人說的「臺灣人經濟奇蹟」!

可惡的外省人為了保留戰機抵抗中共,英雄迫降死了多少人?死成碎片的這些豬蘿外省飛行員,他們還拿一面國旗,給個牌位,死就死了,四十年前還發六千元撫卹,外省人太可惡了!

白色恐怖只發ㄧ千五百萬,笨笨地外省人還不敢吵鬧!

傻蛋外省人、帶來故宮國寶,沒分掉、沒放自己口袋!每年還幫臺灣人賺約一億元的門票收入!那些黃金就不說了!大家說這些外省豬笨不笨
愚蠢的外省人來到臺灣,沒有稱帝,還開放選賢與能政策,蔣經國這笨蛋中的笨蛋外省人,臨終還說「蔣家人以後不能執政」,傻蛋的他把政權交給自稱日本人的李登輝!外省人太混蛋了,尤其他大可不必這麽做。

可惡的外省人把臺灣地區的政治,經濟,教育,都在七十年前奠定基礎!讓臺灣人已不在當屁都不敢放的「倭寇皇奴」。

如今台灣人站起來了,呼籲台灣人把可惡愚蠢的外省人全部都趕出去!
我也呼籲台灣人、還有你們選出來的蔡英文「勇敢的喊出」「獨立吧」獨立吧!

原作者:: 梁幼祥

  •  
  •  
  •  
  •  
  •  
  •  
  •  
  •  
  •  
  •  

12 thoughts on “外省人,中國難民,你們到底有為臺灣做過什麼??

  1. 民34年 ,陳儀 接收臺灣 、
    民36年,發生228武裝叛亂爆動
    民38年,老榮民跟隨蔣介石來臺灣
    如果不是 中國難民 選擇撤退來臺灣 …
    臺灣人 逃不過文化大革命、
    臺灣 現在的國家領導人
    就會是 習大大啦 !

  2. 中國人善良,中國共產黨政府可惡!
    日本人善良,日本軍國政府可惡!
    德國人善良,德國納粹政府可惡!
    外省人善良,中國國民黨政府可惡!
    作者黨國不分思想可惡,故意製造人民仇恨!

    1. 作者無非把事情描述清楚, 讓大家知道當初是怎麼一回事, 立意良善, 很多人看了也不覺得產生對誰的仇恨.
      倒是覺得有些人, 喊著 “外省豬滾回大陸” 的深綠選民, 才是製造仇恨的搖籃, 不知你用甚麼樣的心態批判這些人?
      看到這種文章只能讓人同情, 希望未來不要再欺侮外省人而已, 至於你會產生仇恨, 那是你心態問題.

  3. 請不要再製造仇恨了,無論功過,都已在台灣生根!快快樂樂生長在這塊土地上很難嗎?大家互信互愛一起成長很難嗎?請相信有愛就可以包容,有愛就可以原諒!!

  4. 島民苦之!故國者,外省人也。自西而來,爭我飯碗,而使市井小民求三歺之溫飽而不得;搶我生意,而致商賈巨富爭倭賊之餘利而不得;占我位置,而使舊署倭吏謀官府之權力而不得;卸我武裝,昔日刺刀下之羔羊者,今時倡狂於我家也!是故,外省人增之逾多,島人厭之逾濃;官府迫之愈甚,島人恨之愈深!島人視外人,輕之,厭之,惡之,恨之,比倭賊者更甚也。
    一時間,千夫所指者,漢府也!萬人所厭者,外省人也!島內如積薪柴禾,星火爆之!二二八之後,燎原於全島也!島民攻府衙而建自治,打阿山而驅漢人,紛紛擾擾,沸反盈天。終至官府鎮壓也!當是時,官府以共匪叛亂視島內之變,以內地剿匪手段施於島內:寧可錯殺一千,不能放過一人。不分曲與直,只問匪與民。匪殺之,無辜受難者不知凡幾;民嚇之,劫後餘生者不敢言談。民雖不言,此仇記之:楚雖三戶,亡秦必楚。

    1. 狗屁不通廢文一篇 台灣島民乃原住民族 其餘皆來自於中國之地 自以為血統純正台灣人 原本也不過是早到台灣的外省人 有些更是漢奸皇民萎寇 島民苦之 均來自於唯恐天下不亂自稱台灣島民無恥之人 極盡挑撥之能事 對社會對國家又做了什麼樣的貢獻?!對這些人 吾人必將輕之 厭之 惡之 恨之!亡台者 自稱台灣島民者!

  5. 倭奴竊島錄
    嚴州 祝銱輝
    夫倭奴者,昔日倭賊之順民,走狗之輩,今時自稱臺灣國人也!
    其輩乃漢族,居漢地,說漢語,寫漢字,讀漢文
    卻恥漢人而媚倭賊,
    去漢化而慕倭風,
    纂漢史而信倭言,
    獻漢嶼而求倭援,
    竊漢島而築倭縣,
    離漢室而為倭奴也。
    嗚呼!臺灣兮!明明我漢土,喝喝橫行於倭賊!同胞兮!堂堂我漢民,切切相逼於倭奴!
    何也?
    甲午之遺禍,抗日之餘患也!
    昔年甲午,倭賊蝸居於偏隅之島,貧脊之地,卻以成仁之心,舉全族之力,暴起於朝鮮,滅清軍於漢城,墜北洋於黃海,屠漢民於旅順,割臺灣於東南。終釀漢室百年之恥不得雪,漢土數代之殃不能解也。
    倭賊初占寶島,欲逐盡漢人而占盡漢土。以條約而逐漢民,人不去也;以倭名而占漢地,民不服也:爾等世代蠻夷,三尺寸丁,焉能入我漢土,驅我族人,占我祖地乎?
    倭賊殺心大熾!蕭壟,雲林,高雄之戮,殺漢民如屠豬狗也。其時天地變色,血流成河,呼喊哀號如人間地獄。倭賊遇人殺人,挑嬰孩於刺以顯武功;見屋燒屋,曝白骨於野以懾鄉民。以至西來庵之後,多有卑躬曲膝諂倭顏而為順民,揮刀自宮事倭賊而為走狗之輩也。餘民雖有漢心卻無漢骨矣!嗚呼!漢人之沒,倭奴之現,自此始也。
    其後,倭賊欲蛇吞中國而霸天下,故誘島內餘民為其走狗而驅使也。當是時,倭賊待餘民如馴牛馬,覆眼以罩而使之盲於路,牽鼻以繩而使之順其道。定倭規而束漢行,教倭語而限漢言,授倭書而棄漢典,建倭廁而毀漢廟。以至數十年之後,餘民皆言諉語,行倭規,讀倭書,拜倭廁,終得倭奴之身而侍倭主也!雖化人為奴,卻竊喜也:吾輩洗愚昧之舊習而得文明之素質,倭主與我大德也。嗚呼!去漢化而慕倭風,島民之心變矣,倭奴之輩多矣。
    進而,倭賊之於島內,量土地而課重稅,奪特產而取巨利,鋪鐵路而運礦產,築港口而輸物資,掠資源而哺本土,建工廠而助侵略。且使牛馬而役島人,驅走狗而迫人民。使其種稻米,栽甘庶,收樟腦,伐巨木,挖礦山,刮地產而剝民利也。當是時,倭賊食肉,走狗舔骨,順民喝湯。雖日日辛勞受剝削,島人卻以恩主感之:能得三餐之溫飽,享太平之幸福,倭主與我大恩也。嗚呼!島內之民享倭賊之太平盛世而忘中原故土之水深火熱,與漢之心遠矣,親倭之情深矣!
    於是,倭賊以臺灣島為前哨,西侵漢土,南下南洋,東襲美國,赫赫武功震亞洲也。而島內之民六百萬,自願投倭軍而助戰者二十餘萬!入倭廁者,近三萬也!問其輩死於何所?助倭賊屠戮於南京,三光於中原,進擊於南洋,自殺於海島也。試問助戰者,汝可知刺刀之下同胞乎?咄!支那豬耳!
    未幾,倭賊事敗,官軍入島,臺灣光復於漢也。官軍初至,始驚詫於島內之景:入目皆倭行倭服,充耳多倭言倭語,所居如倭巢倭穴,此敵國敵人也!而後環顧島內,憤懣於島內之民也:惡其以漢人之輩崇倭賊而忘中華;賤其以倭奴之軀助倭賊而侵中國;恨其以漢奸之身投倭賊而禍中原也!是故,故國視島民為罪人也。延倭賊之法,剝島民之利,奪島民之權。壓之,迫之,奪之,掠之,比倭賊者猶過之而無不及也!
    島民悲之!昔甲午之變,清庭割島與賊如棄敝履,莫我肯顧;漢人守土抗賊以卵擊石,百死不悔。餘民委身事賊而求自存,忍辱負重;有人傾心助賊而傷中國,受蒙為蔽,此皆倭賊罪也。今君西來,不旌我浴血抗倭之績,不恤我掙扎求存之情,卻以倭賊之罪加於我身。嗚呼!吾本漢民,清庭棄之,倭賊逐之,故國罪之,何辜也!吾鄉吾土,地之所出,人之所產,役之所勞,皆吾輩之力。奈何倭賊如狗搶之,漢府如豬拱之!刮我地皮,斷我生路,奪我人權,漢倭無異為刀俎也。且漢家貪婪之心百倍於倭賊,做事之能卻無其一也。所謂狗去豬來者,狗尚能勤勉於事,而豬輩只知貪食矣。豬不如狗,漢不如倭也!
    島民苦之!故國者,外省人也。自西而來,爭我飯碗,而使市井小民求三歺之溫飽而不得;搶我生意,而致商賈巨富爭倭賊之餘利而不得;占我位置,而使舊署倭吏謀官府之權力而不得;卸我武裝,昔日刺刀下之羔羊者,今時倡狂於我家也!是故,外省人增之逾多,島人厭之逾濃;官府迫之愈甚,島人恨之愈深!島人視外人,輕之,厭之,惡之,恨之,比倭賊者更甚也。
    一時間,千夫所指者,漢府也!萬人所厭者,外省人也!島內如積薪柴禾,星火爆之!二二八之後,燎原於全島也!島民攻府衙而建自治,打阿山而驅漢人,紛紛擾擾,沸反盈天。終至官府鎮壓也!當是時,官府以共匪叛亂視島內之變,以內地剿匪手段施於島內:寧可錯殺一千,不能放過一人。不分曲與直,只問匪與民。匪殺之,無辜受難者不知凡幾;民嚇之,劫後餘生者不敢言談。民雖不言,此仇記之:楚雖三戶,亡秦必楚。
    是有倭賊賤種,岩裏政男者,改漢姓李氏登輝。入漢府數年,以著文章顯政績入先生之眼;以認中華反台獨之行得蔣氏之心,遂立其為民國之領袖。殊不知,王莽謙恭未篡時,一朝得勢露真顏。
    先生屍骨猶未寒,已有台獨座上賓。
    剖胸露肺言本義,原來倭心藏其間。
    我本倭種留臺灣,驅漢複倭為天命。
    汝輩元是倭家奴,遇恩受教知倭賢。
    今時我掌漢家權,與汝共複昨日光。
    台獨之人聞之,泣零涕下而拜之:吾輩臺灣本省人,受教於倭而曾得現代之文明,受惠於汝而曾享富足之生活,受庇於主而曾得天下之榮威也!其時,吾輩身在福中而不知也。及主事敗而漢人入島,始知吾之所失,巨也。吾人以文明之姿對貪蠻之輩,苦也!是故,雖是同族,恥於為伍也:外來之人,支那低賤之族;本省之人,倭系文明之族,二者大不同也!吾輩所言台獨者,其實脫漢入倭也!奈何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受其相逼相迫數十年,敢怒而不敢言也。今日君以倭種之身,入漢府得大位,倭當興也!是倭種為漢君,天然主也!吾言台獨尋自立,天然奴也!自當助倭君,引舊民,出中國,建倭縣,肝腦塗地,萬死不辭,以成不朽之功也!
    自此,腐肉深藏千裏聞,漢衣倭心有奴奔。
    兩面三刀欺先生,朝諾夕改嬉漢臣。
    機關算盡逐外省,滿朝盡是舊時顏。
    從此江山倭色深,不復漢家故統緒。
    初時,奴輩得權,橫行於島內,卻不敢明目於天下,張膽於世界。何也?岸右有漢人漢民,岸左有共匪共軍也。人可誘,民可欺!匪可滅,軍可抗乎?其時恰有千島湖之事,雖然刑案震全島,原來共匪殘暴如往昔。如若渡海而西來,可知島人淒慘似喪犬。是故,岸右之人,無論本省外省,漢人倭奴皆厭之,恐之,拒之,不與之同也。
    故而,岩裏氏納婦人言,以兩國分兩岸。以至中原震怒,大軍壓境卻無功而返。何也?結倭夷而迫中國,聯強敵而辱中華。而島內漢人慶倖,倭奴更歡欣:中原雖大,有軍無膽,無懼也;臺灣雖小,強援可依,無憂也;漢客雖多,分崩離析,可欺也;入倭雖難,脫漢有期,可行也!
    於是,明明我漢土,喝喝橫行於倭賊而無人止!堂堂我漢民,切切相逼於倭奴卻無人言!賊奴之輩氣焰大盛,說言行事無忌憚矣!
    先是,其輩篡漢史而為倭言,何也?洗倭罪為正己名,贊倭德為繼倭統,揚倭績為承倭緒。洗倭者,其實洗己;贊倭者,其實贊己;揚倭者,其實揚己也!當年倭據時,征慰安,奪特產,掠資源,此皆有島人之助。戰南京,清中原,滅南國,此皆有島人之力!昔日之走狗,今時已然權貴也!權貴可有罪乎?篡漢史,為倭言,洗倭罪以正己名耳!倭主無罪,倭奴無辜也!
    且倭主之功大也!辦銀行,鋪鐵路,築港口,建工廠,此亦有島人之力而奠臺灣發展之基也!建學校,傳知識,去陋習,得文明,此亦有島人之助而燃臺灣覺醒之火也!倭主有功,倭奴有光也!
    若非倭主事敗,漢人入島,臺灣已然現代先進之文明社會也!然而,主去奴留!吾輩為奴五十餘載,已得真諦而建新世界,可繼倭統而領萬民,能承倭緒而成新人也!所礙者,島內島外之漢民也!而今兩岸漢人雖同胞卻形如陌路,勢成水火,不能一也!島外之人不可懼,島內之民便可欺也!
    篡漢史,改漢書,汙漢名,奪漢聲,以證漢人是賤族。
    前有清庭棄舊島,後有民國禍新民。
    二二八下皆無辜,五十年裏盡欺淩。
    岸左無能仍困頓,岸右無德失人心。
    左右皆少能與德,上下無門何處行?
    只道漢家無前路,埋首低頭為倭領!
    由是,自岩裏輩始,至民進諸奴得權,說戒急,談用忍,其實阻島民而鎖中國,隔兩岸而斷交流,挾倭夷而亂中原,以壓促變耳。若中原事變,倭種便有機可乘,一統中原而成不世之功,倭入中華而成千年之夢也。若中原無事,又奈之我何!
    說戒急,談用忍,其實鎖島民而阻中國,揚倭名而抑漢聲,去漢化而求獨立,以拖待變耳。漢化若去,不倭亦倭,不獨亦獨也!
    果然,說談至今二十載,恥漢人而媚倭賊者,多矣!認中華而反台獨者,少矣!竊漢島而築倭縣者,無人阻也!離漢室而為倭奴者,日漸眾也!賊奴輩終於得權又得勢矣!島內餘民不能制,島外漢人不敢阻,故明目於天下,張膽於世界:岸左岸右非一國也!以為花言可欺天下人耳。
    自古中華合久必分,分久必分者,新朝換舊代耳!明亡,清代之,中華二十五史也;清滅,民國替之,中華二十六史也!倭奴盛,民國沒,則共和國繼之。民國與共和者,舊代與新朝耳!代代相傳,朝朝相替,此中華事也!
    而今舊代仍在何以繼?
    長伯弑君滅朱明,倭奴竊權沒漢統。
    古有敬塘兒皇帝,今現英文妾總統。
    以為奴心稱民意,去國背族可知重。
    若是為奴去民國,新朝可繼為一中。
    曾記五胡埋漢骨,聞雞起舞天下從。
    伶仃洋裏無伶仃,是有藍玉捉魚籠。
    甲午至今長百年,其實千年一瞬中。
    莫道中華老難行,晨曦窗前有蒙童。
    千年之上我知人,千年之下人知我。
    中華事也!
    中華事,中華了! 若懼倭夷窮聒噪,
    不敢驅倭複漢土,如何自詡為正朔?
    酒後胡言君莫笑,高歌一曲伴君路。
    以示記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